新能源有哪些_新能源股票有哪些_新能源概念股有哪些_新能源汽车有哪些品牌|才兴新能源
当前位置: 才兴新能源 > 新能源汽车有哪些品牌 > 石油巨头合并背后的逻辑与未来体制改革的思考

石油巨头合并背后的逻辑与未来体制改革的思考

时间:2020-06-02来源:未知 作者:宝马新能源汽车价格点击:
春节前夕,《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中国正在考虑整合大型国有石油公司,并寻求建立一个能与埃克森美孚相匹敌的石油巨头。这个消息立即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目前,这一消息尚未得到证实或篡改。在今天的伟大创新中,一切皆有可能。我只想打探事实和背后的注

春节前夕,《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中国正在考虑整合大型国有石油公司,并寻求建立一个能与埃克森美孚相匹敌的石油巨头。这个消息立即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目前,这一消息尚未得到证实或篡改。在今天的伟大创新中,一切皆有可能。我只想打探事实和背后的注意事项,并提出自己的意见。

事实上,合并对国际石油行业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20世纪80年代中期和90年代后期,国际石油工业出现了兼并浪潮。例如,哈里伯顿和德莱塞;英国石油公司和阿莫科公司;埃克森和美孚;贝克休斯和阿特拉斯合并了。新世纪以来,石油行业并购的案例也时有发生。例如,在2001年,菲利普斯和康菲石油公司合并成为美国第三大石油公司。2006年,日本最大的石油资源开发企业——由日本经济产业省控制的日本国际石油开发公司,与一家纯粹的私营上市公司和日本第三大石油资源开发企业帝国石油公司合并。

然而,在我国,自1998年重组改制以来,关于石油行业“垄断与竞争”以及资源配置应该“政府主导”还是“市场主导”的争论从未停止过。主流观念是石油工业应该面对市场化的新目标,打破垄断,促进竞争,消除政策歧视。然而,也有一些概念认为,石油作为一种战略资源,应该加强当局的控制。此外,中国的石油垄断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国有企业垄断,与西方国家的石油垄断有着本质的区别。打破国有石油公司的垄断将使它们无法与西方石油公司竞争。这一论点的理由是,在理解和判断石油工业的性质方面存在差异。一种观点认为石油工业是一种自然垄断。另一个概念是,石油产业是一个竞争性行业。

石油财产作为自然垄断财产的概念主要基于以下三点:第一,与日益增长的需求相比,石油是一种稀缺资源;同时,与其他行业相比,石油行业关系到国民经济的命脉,是一种战略资源,需要国家控制;第二,石油行业具有家族资产链长、行业集中度高、国际化程度高、项目周期长、投资风险高、利润空间大、规模效应强、政治色彩浓的特点,使得民营企业难以进入和参与市场竞争。第三,石油大部分是通过自然垄断的管道运输和分配的,运输和分配的成本随着需求的增加和规模的扩大而降低。它具有很强的规模经济性,即石油资产上下游一体化的成本低于零规模生产的成本。

此外,根据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要求,未来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将更加市场化和国际化。在资源由市场建立的同时,国有企业需要在资源和规模上达到必要的水平,以增加与国际巨头的谈判筹码,获得话语权的提升。在这种支持下,推动大型国有企业兼并,减少相关大型国有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强化主业,促进国有企业核心竞争力由大变强,将成为未来国有企业重组的主线。

对此,笔者认为,在当前中国中央企业并购浪潮和熟悉石油行业垄断的背景下,国内石油企业的并购是有一定理由支持的,但总的来说,进行业务重组比简单地并购现有的中国石油巨头要好。原因如下:

首先,石油财产不是纯粹的自然垄断财产。一般来说,石油资产属于垄断性资产,但从石油资产的具体业务环节来看,一个部门具有竞争特征:一是石油资源稀缺,但资源分布广,潜在市场大。从动态概念的角度来看,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可能完全支持许多公司的存在;二是石油资产包括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储运、提炼、工程、销售等环节,这些环节大多具有竞争力。第三,石油工业面临着来自进口商、消费者、替代品和供应商的竞争,也就是说,它具有竞争力。

第二,石油安全是可分割的,可以通过市场竞争确保安全供应。由于我国的石油依赖国外谋生,减少对油气进口的依赖,确保能源安全成为我国石油产权制度改革的重点政策之一。世界主要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国制度演变的历史告诉我们,减少对“安全石油和天然气进口”的担忧的最佳途径不是加强当局对资源的控制,而是让市场机制在石油和天然气市场发挥“决心和性别化”:通过有效的市场竞争,提高石油勘探、生产、分销、消费和进口各方面的效率,鼓励创新,减少铺张浪费,并最终减少对进口的依赖。因此,我们要充分认识石油安全分配,改变歧视和排斥非公有制能源企业的旧思想,只依靠国有能源企业保证供应,不无序市场,打开市场大门,让所有有意愿和能力的企业参与竞争过程,发挥各自优势,实现互利共赢,合作增加能源市场有效供给,确保安全供应。

第三,石油公司的竞争力主要来自市场竞争,而不是行政垄断。石油巨头合并的原因之一是提高它们在世界上的竞争力。竞争力不仅体现在企业的规模上,还体现在经营效率和技术创新上。在2014年《财富》500强排行榜中,中石油和中石化的营业收入差距比埃克森美孚大,石油公司分别排在第三和第四位,仅次于荷兰皇家壳牌。然而,它的利润远不如埃克森美孚,这表明国内石油公司的竞争力远不如国际石油巨头。此外,中国国内石油企业的竞争力不是通过实质性的市场竞争来维持的,而是通过政府批准文件和法律制度等行政垄断来维持的。例如,1998年,国有石油企业被授予石油勘探和开采的垄断权。1999年第38号法令和2001年第72号法令还规定了原油进出口、淫秽产品批发和零售的行政垄断。不仅如此,国有石油企业还可以利用其行政垄断地位,以低于市场价格的价格获得融资、土地使用和资源使用。

4.石油企业的兼并进一步强化了它们的垄断地位,违背了市场化改革的趋势,是一种倒退。目前,包括石油在内的能源类别正在创新,总的趋势是打破垄断,进行市场创新。然而,只有在竞争对手众多的市场中,市场化转型才能有效进行。1998年的石油重组不仅是市场创新的行为,也是打破垄断的行为。虽然重组后形成的三大石油公司仍处于垄断状态,但它们也带来了市场活力。然而,一旦中石油和中石化合并,中海油和中化合并,花旗银行估计中国上游将有77%的天然气产量、79%的冶炼产品、90%的零售石油和近100%的油气管道。届时,中国陆上油气市场将没有人能够与中石油和中石化这两家新合并的公司竞争,寡头垄断现象将会加倍。中石油和中石化最初被原石油工业部解散。现在再次合并它们相当于推翻原来的改造理念,与打破垄断和在世界范围内引入竞争是不一致的。此外,如果合并,原先提出的庞大政策和措施,如开放管道网、支持开放油气管道网和向社会资本开放储存设施,将成为空谈,毫无效果。此外,将来购买外国油气资源或企业时,很容易被其他国家视为国家行为,以国家和平的名义予以拒绝,不利于中国石油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

第五,从微观角度来看,国内石油企业很难融入实际操作。一是中石油、中石化等企业规模庞大,员工人数众多,涉及80多万人,管理复杂,人员分流和安置将成为一项重大责任。第二,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利益不同,管理模式和特点也不同。两家公司都是上下游一体化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在所有主要业务领域都有严重的重叠。一旦这两家公司合并,他们带来的恐惧不是12日的结果,但他们可能会花费大量精力整合主要的贸易部门。第三,资源市场不允许。从资本市场来看,这一简洁的合并需要得到股东大会的批准。SASAC是这两桶石油的最大股东,在合并投票中没有投票权。其他大股东基本上都是外国人,他们很难完全赞同。

综上所述,目前中国石油企业,尤其是中石油和中石化,不宜合并。即使有必要对国有石油企业进行并购重组,我建议可以考虑对中海油和中化进行并购重组,因为相比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并购,中海油和中化的买卖更具互补性。中海油上游的海上油气产量已经相当大,拥有一千万吨炼油厂,但下游加油站的增长一直很慢。中化集团在加油站领域进展不大,但在石化领域有较强的商业能力,化工行业也很强大。

此外,与中石油和中石化相比,中海油和中化在资产规模和市场地位上相距甚远。然而,与中化合并可以缩小与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差距,从而形成石油行业的“三方对抗”局面。这也符合国际石油工业未来的增长趋势:在未来,国际石油工业的竞争将会加倍,成为大企业和大集团的寡头竞争。一个国家需要建立2-3家上、中、下一体化的国际石油公司,提高竞争力。

此外,根据媒体披露的消息,中国今年可能会出台一项油气系统改革计划。如果油气体制改革方案没有考虑国内石油企业的兼并重组,作者建议未来的油气体制改革方案应该从零开始梳理石油产业链中的不同环节,区分竞争性和非竞争性交易,注重石油行业上、中、下游交易部门的开放和市场创新。在进入石油行业、行业布局、价格形成机制、监管和当局监督等方面采取了一些重大改革措施。例如,在获取上游石油和天然气区块的自然资源方面,页岩油、页岩气或新的常规石油和天然气区块被用作突破点,以前的行政奖励制度被招标制度取代,允许其他正式注册的石油公司以渐进方式进入。

对于输油管网和储油库的中游,现阶段不太可能将石油公司建立的管网拆分成新的管网公司。也许将遵循“财务独立-自主购买和销售-自主产权”的三步战略,逐步将管道销售与生产、天然气分配、销售和销售分开,并向第三方提供公平的运输和储存服务。在原油进口方面,对进口原油使用权的限制将刺激整个原油进口权的扩散,加速大型民营企业的“走出去”,通过各种渠道向国外供应低价优质原油。成品油批发零售应取消成品油批发垄断政策,加快成品油销售混合所有制改革,允许更多资本进入。(刘满平,中国经济学部主任、经济学博士)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