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有哪些_新能源股票有哪些_新能源概念股有哪些_新能源汽车有哪些品牌|才兴新能源
当前位置: 才兴新能源 > 新能源概念股有哪些 > 解锁蔚来换电模式背后的生意经

解锁蔚来换电模式背后的生意经

时间:2020-06-29来源:北汽新能源eu5 作者:新能源专业点击:
电动汽车的更换方式一直是行业内有争议的话题。 以色列的BetterPlace公司在2007年测试并推广了电源转换模式,但以失败告终;特斯拉也因为成本和运营等原因放弃了测试。尽管电力交换模式能给用户带来更好的补充能量的体验,但这种模式在贸易中从未完全逃脱。

电动汽车的更换方式一直是行业内有争议的话题。

以色列的BetterPlace公司在2007年测试并推广了电源转换模式,但以失败告终;特斯拉也因为成本和运营等原因放弃了测试。尽管电力交换模式能给用户带来更好的补充能量的体验,但这种模式在贸易中从未完全逃脱。

威来一直认为电力交换模式可能会成功,并从2015年至今一直面对它。从2018年5月20日第一个电力交换站投入运行到2018年6月23日,威来的电力交换站已经覆盖了中国59个城市,共计135个。

然而,改变电站是否能给威来带来真正的收益,这是值得思考的。

我们计算了威来电力交换站的账户,以解锁威来电力交换模式背后的业务,判断威来电力交换站是一项盈利业务。

投资超过5亿元,账面收入1800万元

根据第一个电网的简要论证,从第一个电站到今天的135个电站,威来已经投资了5亿多元。此外,伟来仍将每年1亿元人民币的“烧钱”率挂钩。

据我们了解,威来每个电站的平均运营成本为40万元,每个电站的建设、审批和电力引进投资为40万元。两者相加,共更换电站135座,威来投资约1.08亿元。

从运行来看,每个变电站平均有1.5名员工,年人均成本为15万元,即135*1.5*15*2,约6075万元。

场地租金方面,每个电站的月场地租金为10万元。考虑到2018年5月第一座电站的运行,为135 * 10 * 25(从2018年至今),总计3.375亿元。

将这三个项目相加,大致可以得出,威来电站的购销投资为5.0625亿元。

应该注意的是,这是一个粗略的论点,我们忽略了折旧、具体操作时间等。因此,这是一个粗略的竞争结果,但足以解释伟来投资改变电站。

基于上述影响,我们发现威来电站的总收入远低于总成本的4%,这与成本是不一致的。根据数据,在57万次电力交换中,充电的电力交换次数不超过10万次。电力交易的成本是180元,所以总收入只有1800万元。

第一电力网了解到,魏来在客户年内在电力交换站遭受了7000多万元的损失,预计今年也将遭受1亿元的损失。此外,与伟来的整体亏损相比,这一数字还不到1%。一些业内资深人士认为,威来每年更换电站的损失高达1亿元,实际上并不多。

“对于魏来这样大规模的生意,亏损一亿元是正常的。如果电源转换模式能够被用户认可,并给威来带来流量,将具有重大意义。韦莱不在乎这些钱。

卫来的2019年财务报告数据显示,年度亏损为110.792亿元

首先,1亿元的损失只占威来全部损失的一小部分。根据2019年的财务报表,魏本年度的亏损总额为110.792亿元。7000万元只占0.63%,不到1%。

其次,长期更换发电站是有利可图的。从短期来看,伟来在更换电站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却没有获得收入;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改变电力的模式肯定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根据公开信息,威来正在开发第二代替代电站。这个替代电站成本较低,效率较高,电池成本也在逐年下降。因此,第二代替代电站可能会改变伟来对替代电站的投资。

电能转换模式将使威来长期受益

无论如何,对于以用户为中心的魏来说,这还不够。给用户带来良好的用户体验是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

一方面,更换电站可以解决用户补充能量的焦虑,给用户带来卓越的汽车体验。

与充电相比,电源插座

伟来电源副总裁沈飞

威来电力管理副总裁沈飞在3月27日举行的媒体交流会议上表示,“平时换电站的时间在10分钟以内。即使你需要等待停车位,也只需要十分钟,真正的电池更换过程只需要四五分钟。”他认为,对于不在家的用户来说,换电的体验要比充电好得多。此外,由于电力交换模式的存在,那些没有前提来假装充满家庭的用户也可以拥有一辆以自己为中心的电动车。

同时,用户也愿意使用电力交换。数据显示,每座威来电站每天最多可提供72次电力交换服务,这意味着每座电站的额定最大服务能力是72倍。然而,实际使用情况不如斯里兰卡好,一些发电站的平均每日服务时间明显高于72小时。5月18日,沈飞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消息,暗示“海口日均电量变化近80次,几天前一天就达到92次。”这也很罕见。据显示,威来为用户提供了35万倍的等待接听、发送和开机时间。

另一方面,改变发电站已经成为一个“金字招牌”,给威来带来交通。

在给用户带来美好体验的同时,电源转换模式也给威来带来了众多客户。可以说,这一政策已经成为威来继“顾客至上”的又一标志。

沈飞还在3月份的媒体交流会议上表示,威来电力交易所的目的是“降低准入门槛,让用户可以享受改进后的电池技术带来的盈余,而不用担心估值和衰减。”

不可否认的是,极少数用户购买威来的汽车是为了免费用电。广州的一位ES6车主坦言,“绝大多数车主都对第一个车主可以享受终身免费电力交换的优势感兴趣,因为汽车成本低。”

显然,更换电站无疑是伟来内部工作部门的主要组成部分。然而,根据今年的规划,威来在换电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每年亏损1亿元的局面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根据规划,威来今年将增加50多个电站,一个电站的总造价约为300万元。这意味着威来今年将至少投资1.5亿元人民币在该电站。

回想三年前,威来在2017年的NIO日第一次改变了它的发电站。随后,2018年5月20日,威来第一座电站投入运行。当时,威来新能源的领袖并没有用掌声和祝福来比较,而是质疑和否认。因为业界普遍认为,权力转换模式是成功的。

事实是一样的。在新能源汽车技术不成熟的今天,换电站所面临的成本问题仍然是其发展的瓶颈。正如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汽车研究所所长陈泉石所说,“电力交换模式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它是否经济划算。”

然而,两年后,威来电站为用户提供了57万次电力交换服务,平均电力交换次数可达14次。在获得用户和行业认可的同时,伟来也获得了政策支持。

两会后,《当局工作陈说》新基础设施的内容由“配套充电桩”扩展为“增设充电桩、更换电站”。4月中旬出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明确意味着支持电力交换模式的发展。原文称:“从2020年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开始,价格必须在30万元(含30万元)以下,支持电力交换的车辆不受此限制。”

可以看出,各种各样的行动表明,权力转换模式已经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